<menu id="6qigq"></menu>
<tr id="6qigq"><xmp id="6qigq">
<tr id="6qigq"><xmp id="6qigq">
<tr id="6qigq"><optgroup id="6qigq"></optgroup></tr>
<tr id="6qigq"><xmp id="6qigq"><rt id="6qigq"></rt>
<samp id="6qigq"><option id="6qigq"></option></samp><menu id="6qigq"></menu>
| 散文
首頁 > 散文 > 敘事散文 > 五溪秋水

五溪秋水

發布時間:2016-07-28 16:53:30 本文已讀 0

【zk168.com - 敘事散文】

七月九日至二十四日,為期半月,行程近八千公里,穿越十一省區,以西藏拉薩為朝圣之城,以西藏高原雪域為終極體驗。自駕八人行,北京現代,普通小車。我姓唐,攝影師曾晶與豐兒同行。所以戲稱唐僧取經,或玄奘西游。同時還有我的四個同事龔復榮,朱敬晚,朱太云,吳家軍,一個小弟李作福。我們建立了一個臨時群,名西游快樂群。

這是一次說走就走的私奔,也是一場醞釀已久的壯行!八人行基本確定,但期間動搖變化,舉棋不定,說來話長。古稀金老加盟,豪氣干云,終因其妻勸阻而罷。同事湯圓因臨時腹瀉,膽怯而退卻。同事呂長青因臨時安排到高二任教,而被迫裹足。八位漢子,只剩五位。臨時有李作福參與。最后臨行前夜,得兩位攝影女士加盟,終于番號不變,仍為八人行,但已是兒女六男的臨陣磨槍的隊伍。我在其中起了關聯作用。一邊男子漢,是我同事,另一邊的女子們,是我的攝友。

每每想起古人豪言,“大丈夫當橫行天下!”壯哉斯言!幸哉此言!我們也因翻越雪山高原,穿越可可西里草原,而感覺到做了一回大丈夫!

我計劃寫出旅途日記,名為《西游散記》。其實我更愿意把此行看成是周游列國。雖然在大一統旗幟下,但各民族,古地域的風土人情,迥然不同。春秋戰國,乃至歷代興替中,也是久分必合合久必分的大格局。我從湘西出發,自湖北武當山而歸。期間行走湖南,貴州,四川,云南,西藏,青海,甘肅,寧夏,陜西,湖北。恍惚間,我們是從古夜郎國發軔,進入巴蜀國,然后到達大理王朝,隨后來到吐蕃,西域,金,大秦,蜀漢,最后回到楚國。確實有點周游列國的味道,甚而至于,十五天在西南邊疆暢游,猶如在西歐各盟國間閑逛。

八月覽盡名山大川。翻越五道雪峰:白馬雪山(4292米),烏拉山(4370米),業拉山峰(),安久拉山(4475米),米拉山(5013米),然后抵達圣城拉薩。在西藏待了兩天兩夜,圍繞布達拉宮兩天。朝拜了大小昭寺,松贊干布的尼泊爾公主與大唐文成公主的宮殿而已。但大昭寺中歷經近兩千年的古建筑,厚實莊嚴,震撼人心!那些年輕漂亮女子,三步一叩首的朝拜,令人動容!這是一個有信仰的民族!這是一個有傳統文化的族群!一如日本的都京奈良。現代與傳統很和諧。在八廓街散步,遇見不少外國人。朝圣探秘而來的人群,在天域之國徜徉!而那些朝圣而來的藏民,法相莊嚴,一臉虔誠,手搖轉經筒,念念有詞的走在喧囂的街市上。

七月十八日,早上離開拉薩。翻越妥巨拉山(5170米),隨后翻越唐古拉山(5213米),十二點離開西藏,進入可可樂西草原。傍晚翻越昆侖山玉珠雪峰,晚宿格爾木。而昆侖山為三江之源,它們是黃河,長江,瀾滄江的源頭。浩瀚而狂野,高俊而博大!溝壑縱橫,黃土堆積的黃河瑤池,竟然荒涼得幾乎寸草不生,但那一線來自天際的流水,卻有些清澈。出山前是純凈的,出山后才被污染。這與世人的處境,何其相似!

在青海邂逅茶卡鹽湖,見識了天眼之鏡,在青海湖領略了風馳草地現牛羊的壯闊燎原!我們在這西海湖邊瘋狂,那些搖曳的淺淺蘆葦,那些飛翔的鷗鳥,那些厚實的沙灘,儼然就是一大汪洋大海!

晚宿西寧,也是一個被征服的城市,征服的痕跡至今猶存。住在城市中央,市政府附近。大家買了牦牛肉,算是此行的旅游品。我在這寧靜的城市里,一夜幽夢,爽然自失。晚上到市井中的古城第一烤,吃過羊雜湯與羊肉粉,還加了饃饃。

第二天染指蘭州,下高速吃了正宗的牛肉面。因九寨溝成都,幾天逢雨。我們改道陜西,從陜西橫穿漢中,奔襲湖北武當山。過湖南常德回湘西辰溪。在漢中洞穿秦嶺山脈。竟然穿過了李白感慨的蜀道難。青泥嶺隧道五千余米。正是詩仙“青泥何盤盤”的古蜀道。而在途經德令哈這座城市,卻見到了“姐姐,我在德令哈想你”的詩句,原來當代詩魂海子下榻過德令哈,且寫過此詩。我們與海子,德令哈失之交臂!德令哈或許讓海子感到自己作為王者的渺小,即使面朝大海,春暖花開,也挽留不住海子獨行的腳步!

過倒淌河鎮時,有日月山名勝。原始茶馬古道畢竟之路,也是松贊干布迎娶文成公主之徑。云霧繚繞,雨珠紛飛中,我們只能一望而過。而日亭與月亭靜立在云雨中,讓我們為之低回,想到這過往千年的君王與公主的故事

晚宿漢中勉縣,從茶店下高速,竟然得知武侯祠與武侯墓均在此縣境內,且離茶店只三十公里。暮色蒼茫中,繼續驅車前往。暮宿勉縣的武侯鎮。第二天瞻仰了武侯祠,拜祭了武侯墓。一千七多年的風霜,而松柏蒼翠。印證了杜老的詩境:“丞相祠堂何處尋?”定軍山即在縣城郊外。所謂隕落五丈原,安葬定軍山。歷史就在眼前!

十三日下午,直奔武當。六點至武當小城。第二天登臨道教名山。七點進牌樓,帶了香紙之類,曾晶準備去金殿焚香許愿,為家人祈福。纜車上,步行下,一覽眾山小,但因從西藏歸來,真實的感受,武當簡直不能算山峰了。一小土包而已。好在有明皇的加持。山巔天柱峰有紫金城,太和宮,金殿這些個歷經七百余年的古建筑,且是敕建之物。所以游者如云,登山不止!張三豐的修行與名號,也是武當山的魅力所在,而山上宮闕,山下小城,都無一例外的推銷武當劍與綠松石!劍河穿城而過,有些城池風貌。

出湖北,到臨澧,算是回國了。因此臨澧服務區的酒飯極為豐盛!啤酒任你喝,菜蔬任你挑。我們大快朵頤,舉杯暢飲!這是八千里路云和月,其中吃得最為豐盛的一頓高速服務餐。畢竟是回家了,回國了!楚國到了!父母之邦到了!

二十四日晚十二點,抵達辰溪境,送走各位戰友,已是凌晨,算是二十五日了。我們九日清晨七點一十八分離開故里,二十五號凌晨回歸故國。其間十六日時光,也算得上早發暮至,早出晚歸了!


下頁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頁 
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