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6qigq"></menu>
<tr id="6qigq"><xmp id="6qigq">
<tr id="6qigq"><xmp id="6qigq">
<tr id="6qigq"><optgroup id="6qigq"></optgroup></tr>
<tr id="6qigq"><xmp id="6qigq"><rt id="6qigq"></rt>
<samp id="6qigq"><option id="6qigq"></option></samp><menu id="6qigq"></menu>
| 散文
首頁 > 散文 > 情感散文 > 三角地

三角地

發布時間:2016-07-26 15:23:00 本文已讀 0

【zk168.com - 情感散文】

先生老家,對門處有一小塊地兒,三角形。由于老房子早就沒有人居住,那塊地我從沒有注意過。地不大,目測大概十來個平米。那塊地有一些亂糟糟的雜草,就這么慌著,沒什么東西。可是先生兄妹們在那里長大,每每回去,我們有時間便會去逛逛。

房子很老舊。石頭磊起的墻基,很牢靠。海島上的老房子,都用石頭打基礎。房間有很寬大的進深。記得很多年前發行過一套民居郵票,其中的浙江民居,就是這風格。隨著年輕人外出不回,島上的居民越來越少,像先生家老房子一樣空關的房屋,不知有多少。而新建的高樓大廈,不復有明顯的風格特征。或許,這是進步中的必然。

回說那塊三角地。雖然每次我有點奇怪,卻沒有想過為什么。有一次,他家三兄妹和我們一起回老家,再一次去看望那座老宅。三個人嘻嘻哈哈地說笑著,多少童年回憶你爭我搶地告訴我。這些難忘的美好回憶,我們都有。八十年代后的獨生子女不知道。這是他們生命中無法彌補的缺陷。女兒的一臉迷蒙就是證明。可是 ,女兒注意到了門口的這塊地。怎么還有一塊空地?她叔叔說,你奶奶種菜用的。

先生參乎進來。你不知道當時土地的金貴,奶奶有一點點時間就在門口扒啊扒,扒出這塊地。不僅僅是扒,還從小河邊那些地方挑土來。我相信,這里石頭多土地少,緊挨大海。那時候先生兄妹們可沒有什么“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詩意。大概他們那時候也讀不到海子的這首詩。大海給予他們的是漁民回來帶回的新鮮大黃魚和帶魚等豐富的海產品。島上還有個水產公司,專門處理剛剛打回來的海產品,以便于銷售到島外。一船一船抬到倉庫的水產品,那樣的壯觀場面,現在統統沒有了。水產公司也沒有了。我那位瘦小的婆婆,要養育三個熊孩子,還要在門口弄出一小塊種菜的地兒,很了不起。

那一次,逛得比較深入。幾乎將老家小島的邊邊角角都溜達到了。每一寸都有她們兄妹的故事。而這樣小塊小塊荒蕪的地兒,真的不少。都是母親們的心血啊。何止這樣的小地兒,一片一片的房子,也空了。當年高曉聲的“李順大造屋”讓人覺得李順大的可笑。他不停地借債還債,一輩子就忙一件事,不停地造屋。因為房子總是有新的形式。比起那時候,高曉聲筆下的深刻找不著了。現在很多農村人都是李順大。他們的房子不一定為了居住,而是希望。因為農村的房屋一旦拆遷,立馬一套變成幾套。城市的房奴們比李順大更甚。他們可能大半輩子的忙碌就是一套房子,既沒有機會去追趕時尚形式,也幾乎沒有拆遷的可能。

這時候,小姑子悄悄告訴我說,嫂子,這塊地和你也有關系。我?有我什么事啊?那時候媽媽弄了這塊地,是長遠計劃。等到大哥有了對象,就在這里建廚房。原來的廚房呢?裝修成人住的房間。哦,我懂了。老母親一擔一擔挑土來的時候,懷揣了這樣一個甜蜜的希望!這個希望比拆遷分房子現實多了。深謀遠慮是母親們不得不學會的生存技能。為兒女的未來早作打算,是母親們不得不考慮的事情。現在的母親同樣不例外,只是輕松了不少。

最近一次回去發現,老房子被稍微裝修,被人租住了。租金是象征性的,有人居住的房子,有了活力,有了精氣神。門口那塊三角地不再空閑,被租住的人家種上了蔬菜。我以為再不會有人關注的這間老宅與這塊地,終于有了鮮活勁兒。畢竟,這個島不是最小的,是鎮的文化中心,還有人會遷居過來。還有了外來人口做生意的身影。隨著政府對舟山的重視,整個舟山群島進入了新的發展時期。那一塊費了婆婆很多辛勞的三角地,終于派上了用場。但愿每一家的三角地四角地,都重新煥發生機!分享:


下頁更精彩 1 2 3 4 5 下一頁 
av